万一小风要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变回魔兽的话

2020-06-04

只看到亚修脸色一变,突然低声说道:“真是抱歉,我居然忘记只要我每说一次,你们的身份就多一次泄漏的机会。相信我,以后我不会再提这三个字了。”黛丝笛儿和安琪莉娜同时感到心中一松,亚修只要一认定两人是翼人族,就会一厢情愿的把她们一些不合理的行为当作是掩饰她们真实身份的手法,这让她们两人要隐瞒真实身份的事情简单了许多,即使是说溜嘴,亚修也不会因此而怀疑,反而认为她们是故意的。“是啊!能够不提就尽量少提。”黛丝笛儿有些尴尬的说着,对于这些小事,她实在是懒得去记,自然就有不小心说出口的情形发生。“那么,这件事就这样说定了。不过,笛儿,请你务必答应我,不要再偷跑到我床上了,好吗?”黛丝笛儿点了点头表示知道,她并非如亚修所想的,不了解同床共枕的意义,只不过亚修的反应也太奇怪了一点,正常来讲会大叫的应该是女方才对,怎么这次变成男生在叫呢?黛丝笛儿只觉得有趣,同时在心中暗自打算,明天再玩个一次吧!不过她却没发现到,自己在想这些的时候眼睛骨碌碌的转动着,吸引了亚修的注意,以他对黛丝笛儿的了解,想都不用想就知道她心里在打什么鬼主意。当黛丝笛儿打好如意算盘并且抬起头来时,却赫然发现亚修正直盯着她瞧,然后用令她觉得头皮发麻的语调说道:“我说笛儿啊!我说的不准,是不管任何理由你都不准跑到我床上来的意思,明白吗?”亚修的再次强调,让被看穿想法的黛丝笛儿脸上突然一红,结结巴巴的说道:“我、我明白了。”亚修顺便看了因为黛丝笛儿困窘的模样而满脸笑容的安琪莉娜一眼后,不由得在心里暗自叹息,和这两人相处越久就越了解她们的个性实在是大不相同,如果说安琪莉娜是一个凡事都能冷静分析并加以处理的人,那黛丝笛儿就是一根肠子通到底且到处活蹦乱跳的顽皮鬼。不过坦白说,这种可以分别出两人个性的机会极少,因为两人无时无刻不在斗嘴、吵架,跟顽童差不了多少,两个人看起来实在是半斤八两,差也差不到哪里去。就在这个时候,亚修突然觉得腿上一紧,然后就看到小风把自己的身体当成大树爬上来,一直爬到胸前才停止,而且她小小的脸颊还紧贴着自己不放,脸蛋有着放松的表情。“嗯,行动力不错,而且又黏人,我喜欢。”黛丝笛儿看着小风的行动满意的点了点头,只是她话中的评断标准不晓得是怎么订定的。不过亚修可就不是如此了,多了一个负担,他要怎么做事呢?虽然不晓得小风听不听得懂他所说的话,但他仍然好说歹说的想把小风给劝下来,只是小风似乎对他相当的依恋,怎样就是不肯离开。逼不得已,亚修只好一手抱着小风,腾出另一手来做事,而在这种不便的情形下,亚修还是做出了一顿丰盛的早餐,原本想说小风也许吃不惯人类的食物,不过看她吃的津津有味的样子,亚修觉得有点放心。而当黛丝笛儿吃完饭,拿起了餐巾擦了擦嘴唇后开口说道:“主人,其实小风她不吃东西也不要紧的。”“为什么呢?”“我不是说过了吗?这只魔兽名为冰火风行鸟,事实上她只要沐浴在月光和阳光之下就可以吸收大气的魔力而生存下去。当然,你要给她食物吃,也是可以的。”“原来如此。”亚修现在仍有种在听吟游诗人吟唱诗歌传奇的那种不真实感觉,虽然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都断定小风就是冰火风行鸟,也就是天空魔兽的真名。而且,还是他亲手接住从天而降的小风。但是亚修并没有亲眼见到小风变成魔兽,或是魔兽变成小风的过程,而且小风现在这种小女孩的外表,看起来只有人类小孩六、七岁的模样,让亚修实在无法把她和天空魔兽联想在一起。而这个时候,亚修想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笛儿,你既然说小风是由天空魔兽变的,那么小风会变回天空魔兽吗?”“当然会。”黛丝笛儿很干脆的回答。亚修突然觉得背脊发凉,万一小风要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变回魔兽的话,那问题可就大了:“那、那该怎么预防呢?不能让她随意变回魔兽的模样啊!”“主人,请不要担心这个问题,把小风交给我吧!我可是非常有经验的喔!”“经验?”亚修实在是很难理解这两个字的意思,不过他也只能安慰自己,身为翼人族的黛丝笛儿,总是会有超乎自己所能想像的各种奇怪经验。而且,他现在也没有其他的选择。“主人,总之你不用担心啦!我可以保证小风不会突然变成魔兽型态的,虽然这样好像也蛮好玩的……”“笛儿!”亚修大声叫道。“好啦好啦,只是开个小玩笑而已,何必这么介意呢?”黛丝笛儿虽然一笑带过,不过亚修和安琪莉娜都不认为黛丝笛儿只说说而已。“对了,主人,我们是不是该上街帮小风买些东西呢?像是衣服、帽子、鞋子这些东西啊!”黛丝笛儿在说这些话的时候眼睛又亮了起来,直勾勾的看着小风,还露出了期待的笑容。亚修感觉黛丝笛儿是把小风当成了洋娃娃,但他也觉得确实有必要帮小风买些东西,因为爱提娜家里并没有小孩子的衣服。“也好,也顺便帮你们自己买一套吧!”“好啊!”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安琪莉娜高兴的说着,然后突然想起了昨天亚修被迫向伊琴丝借钱买礼物送给伊琴丝这件奇怪的事,怀疑的问道:“可是主人,你有钱吗?”“当然没有,所以只好先借一点钱了。”“借钱?哪里借啊!”相处了这么久,黛丝笛儿还不晓得亚修可以去借钱呢!因为和亚修较熟的,也就只有爱提娜。“你想的没错,就是找老师借钱。”亚修站起身来,上楼走到了爱提娜的房间里头,只看到他在光滑的墙壁一阵挤压、敲打之后,就出现了一道暗门。不过亚修并没有马上打开,因为他知道暗门前有个看不见的魔法陷阱, 白小姐精选一肖必中所以他对着床头的花瓶依一定的方法挪动了之后, 白小姐精选一码必中解除了魔法陷阱, 精选10码中特同时暗门也缓缓的升起, 刘伯温精选一码大公开露出了里头的一个暗柜。亚修一阵摸索之后就拿出一袋金币,从中拿了几枚又再度把金币放回原位,并且把这些巧夺天工的精密机关都恢复成原状。“这里就是老师放钱和一些贵重宝石的地方,在这个屋子里总共有三个这样的地方,不过你们千万不要乱动,万一启动了魔法陷阱,可不是开玩笑的。”亚修对着跟在身后的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认真的说道。“爱提娜居然连这种事都告诉你啊!主人。”安琪莉娜用有些暧昧的口气说话,不过亚修并没有注意到。“是啊!因为老师的食物和日常用品全部都是我在购买处理的,告诉我钱放在哪里自然比较方便了。不过我实在是很好奇,老师哪来这么多钱啊?当一名魔法学院的老师是不可能有那么多收入的,真是有够奇怪。”黛丝笛儿和安琪莉娜同时发现到亚修把重点搞错了,那不是方不方便的问题,而是爱提娜等于是把所有的财产都交给亚修全权处理了,那是何等的信任方能做到啊!而亚修居然没有发现到这最重要的一点,实在是让人有些怀疑亚修的脑袋是怎么思考事情的。“走吧!我们去买小风和你们两个的衣服。”亚修没有注意到两人的异样眼光就往外走去。而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彼此对看了一眼之后,都可以看见对方眼中对爱提娜的哀悼之意,因为她居然遇到这样一个不但不解风情,甚至还迟钝到让人无言以对的学生,也实在是难为她了。亚修买东西一向是独来独往的,所以很少和异性一同出门,真要说有,也只有昨天和伊琴丝一起到市集,不过当时的伊琴丝别有目的,所以亚修算是没有享受到和女孩子一起出门购物的‘乐趣’。但现在他总算尝到了,只不过这个乐趣对于黛丝笛儿以及安琪莉娜来说是如此,但对亚修来说可是叫苦连天,因为他的手里抱着满满一堆黛丝笛儿买给小风的各式衣服和搭配的饰品,而且原本兴致勃勃的只有黛丝笛儿,没想到安琪莉娜看着看着也加入了打扮的行列。事实上这也很难怪她们,因为当小风被换上了有蕾丝边的鹅黄色小洋装再配上一双可爱的红色小鞋,最后在头上又绑了一个大大的蝴蝶结之时,那种不被尘世所沾染的可爱模样像极了美丽的陶瓷娃娃,也难怪安琪莉娜会被其独特的气质给深深的吸引。可是当黛丝笛儿把不晓得第几件衣服放到亚修手上的时候,一向度量极佳的亚修也终于有点忍不住了。“笛儿,买给小风的东西,应该够了吧?就算要换洗,也穿不了这么多啊!”“怎么会呢?女孩子的衣服是永远少一件的,更何况小风这么可爱,不好好帮她打扮一下,怎么行呢?安琪莉娜,你说是不是?”“是啊是啊!”安琪莉娜正一脸陶醉的看着小风,充分的享受这种帮人换装的乐趣,根本没听清楚黛丝笛儿说些什么,只是随便点了点头应和。光看两人和平相处的样子,亚修就觉得衣服再多买十倍都没问题,只是目前有个满重要的问题。“唉!不是不能买,而是我没钱了啊!”“什么,没钱了,不会吧?我明明看见爱提娜那里有很多很多的钱啊!”黛丝笛儿总觉得跟亚修出门很没保障,昨天和今天都遇到同样的情形。“有是有,可是我本来想说只要买一些东西而已,所以带的并不多,新闻资讯不过我没想到你光买小风的衣服,就把所有的钱都给花完了啊!”听完亚修的话,黛丝笛儿脸上的表情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哀怨的眼神直直的看着亚修,这已经是再明显不过的暗示了,亚修不但知道,而且也吃这一套。“好吧!我们先把这些衣服拿回去,然后再出来继续未完成的事,如何?这次让你们两个买到不想买为止!”亚修豁出去了,他知道爱提娜从来不过问他金钱的使用也从不检查,但是亚修却绝不允许自己多拿爱提娜一分钱,他打算有机会时再想办法还清。当然,他是不会把这点告诉黛丝笛儿她们的。听到了亚修的保证,黛丝笛儿喜上眉梢,从背后抱着亚修,高兴的说道:“我就知道,主人对笛儿最好了。”“拜讬,不要在这种地方抱我啦,求求你。”黛丝笛儿的举动引起了路人的围观,无数羡慕的眼神有如利刃般的射向亚修,恨不得把他凌迟至死,直让亚修叫苦不迭。正想招呼安琪莉娜一同回去时,街道旁却传来了震天的吆喝声,不消片刻就聚集了众多的人潮,亚修虽然觉得手上的东西重的要死,但好奇心却让他探头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一看之下,亚修有点失望,不过是普通的路边卖艺而已,当中站着两名赤裸着上半身,露出了强壮胸膛的大汉。这种路边表演技艺通常都大同小异,不是靠着精巧的技艺来向围观的人群收钱,就是带有赌博味道在其中,而且通常都用极动人的赔率来吸引人,不过亚修对后者并没有太大的兴趣,因为天下间只有赔本的生意没人作,既然敢摆出阵仗,自然也有他们的生存之道。而果然,这两名男子宣称,只要付出五枚铜币就可以向他们任一人挑战,赢的人可以赚到一枚金币,这是会让人想不顾一切,进而跃跃欲试的价格。但是亚修认为他们今天可能会没顾客上门,因为这两个人的身材实在是太魁梧了,比起常人不但高上两个头,粗壮的拳头也比一个人的头颅差不了多少,亚修毫不怀疑他们一拳就可以将人的头给打飞,没有人会甘冒生命危险去尝试。不过亚修也觉得奇怪,通常这种赌博性质的挑战为了吸引人尝试,通常出场的都是一些看似弱不禁风的小孩、老人,甚至是女性,像他们这样一出场就让人望而生畏的情况,亚修从来没看过。也如同亚修所料的,两个人喊了大半天,还是没有一个人敢上前,毕竟命比钱来得重要多了,而原本聚集的人群也散了开来,只剩下几个还想再看看有没有不怕死活的家伙上场,唯恐错过好戏的人。“笛儿,我们回去吧!”亚修觉得有些无聊,正想招呼黛丝笛儿回去的时候,只看到自己的身旁站着抱着小风的安琪莉娜,脸上表情有些怪异,却偏偏不见黛丝笛儿的身影。心中突然涌起不祥的预感时,周遭也在此刻传出了此起彼落的惊叹声。亚修不幸的预感加重,头部艰难的转动,看清楚了眼前的景象之后,只觉得脑袋一阵晕眩,手上的东西通通掉落在地上。“笛儿,你在那里做些什么?!”看着黛丝笛儿满脸笑容的站在那两名大汉面前,亚修感到喉咙有些发干,同时希望自己是在作梦。“没什么,赚钱啊!这样就不用还要回爱提娜家拿钱了,不是很方便吗?”站在场上的黛丝笛儿一脸正经的用着甜美的嗓音说着。这让亚修知道,现在虽然不是在作梦,但跟恶梦也差不了多少:“天啊!可以请你不要做这种事吗?拜讬你回来吧!我们回去拿钱不会耽误太多的时间啊!”亚修深知黛丝笛儿在魔法上的实力,而且拳法也一样的高明,不过她和眼前对手的体型差距实在是太大了,而且在这种人潮往来的拥挤人群中,用魔法很有可能误伤到别人,所以魔法学院有严加限制学生不能在城市中使用魔法的规定。“不用啦,这里比起回去拿钱,更省时间的。”“小妹妹,这位小哥说的对,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我吹口气都可以把你给吹走。”个子较大的男人用着有如打雷般的嗓音说话,近距离的亚修只感到耳朵嗡嗡作响,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怎么了,你那么怕输吗?没想到你只是中看不中用而已,真是让人太失望了。”黛丝笛儿丝毫不受影响,反而加以挑衅,这下子那个大个子可就受不了了。“好,要是真的打伤了你,可别怨我!说,我们兄弟俩,你想要挑谁?”“这才对嘛!”黛丝笛儿高兴的把早握在手心的十枚铜币抛给了其中一人。“这是怎么一回事啊?挑战一次,只要五枚铜币而已啊!”个子较小的那一位看着十枚铜币有些不解。黛丝笛儿只觉得好笑,虽然有人常说个子越大的人反应就越慢,不过她从来没这个机会看过,今日一看,只觉得传言果真有几分可信。“因为我要一次挑战两个啊!一次一个太麻烦了,再说万一赢了,另外一个不敢上来,那我不就亏大了吗?”“笛儿!”亚修这次真的急了,一比一他已经很不愿意见到了,更何况是一比二?“好,小姑娘你够胆量,只是太过愚蠢了。只要跨出脚下这个红色圆圈或是倒地,比赛就算结束了。我们开始吧!”大个子显然已经气坏了,才刚讲解完规则就猛然一拳挥向黛丝笛儿。亚修想冲上前阻止,事情已经在一瞬间结束。只看到黛丝笛儿毫不在意的一闪即躲过了迎面而来的攻击,然后就是急冲的大汉猛然倒地的巨大声响,甚至让人感到地面传来微微的震动。变化发生的太突然,也太令人意外,一时之间周围反而安静了下来,仿佛针落可闻。“一个了。”黛丝笛儿泰然自若的站在那里,没有人能看清她刚才到底做了些什么,眼力较佳的人也只能看到黛丝笛儿在闪过对方攻击的同时,手似乎动了一下,但就是没有人能看得清楚。而亚修也赫然止步,抬起的脚步就那样停在半空,显得有些滑稽,因为他也不晓得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怎么可能,我大哥怎么可能一下就被打倒了?你是用了魔法吗?”“拜讬,对付你们这种货色,还要用到魔法吗?那会降低我的水准耶!”“你太可恶了!”个子较小的那一位发出一声怒吼,又是猛烈的一拳挥来,而且目光如炬的看着黛丝笛儿的动作,速度也比他的大哥还要快上许多,可是结果还是一样,黛丝笛儿身影微微一闪,轻松自在的躲过了攻击,只看到大汉前冲的脚步一软,身躯一晃之后,也如同他的兄长一样躺在地上,昏迷了过去。“啊!糟糕了,不小心把两人通通打昏,这下子该怎么拿钱呢?”黛丝笛儿暗骂自己一声笨蛋,至少也要留一个下来领钱才是。“真是的,黛丝笛儿那家伙又在欺负弱小了。”在一旁看着的安琪莉娜无精打采的说着,还摇了摇头表示对她的作法感到不满。“欺负弱小?可是我什么都没看到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亚修看着得意洋洋的笛儿正毫不客气的翻着两人的衣服,打算拿她应得的报酬,只是那模样跟山上打劫、搜刮财物的盗贼实在没啥两样,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哎呀,主人你的眼力有多加训练的必要喔!黛丝笛儿那家伙在躲过攻击的时候,顺势一掌击在对手的心口上,让他们昏了过去,只不过是小把戏而已,不需要大惊小怪。”安琪莉娜说完,又自顾自的捏捏小风的脸颊,逗弄着小风,对于黛丝笛儿完全没有兴趣再看下去。“是这样吗?”亚修狐疑的看着黛丝笛儿,她的身高和对手相差极大,想攻击对方的胸口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更何况不但要闪躲对手的攻击,还要顺势展开反击,这样如果只能被称作小把戏的话,那亚修实在不晓得黛丝笛儿一旦认真起来,会是何种模样。“呵呵,小妹妹,你的身手不错啊!我这两个不成材的徒弟承蒙你照顾了。”一把苍老但却精神饱满的声音从黛丝笛儿身后响起,只看到蹲在地上搜索钱袋的黛丝笛儿突然一脚往后扫出,同时单手往地上一拍,藉着手上这一拍之力,凌空而起跳离了原本的地方。落地之后又随即一个转身,眼中带着浓浓的警戒眼神看着说话的老人,因为她刚刚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身后有人。

,,曾道人单双必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