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亚修却坚决的回答

2020-06-04

“笛儿,你等等我啊!”亚修扯开了喉咙大叫,不过黛丝笛儿实在是跑得太快了,一眨眼就消失在人群之中。亚修不由得停步四望,因为他实在不晓得黛丝笛儿往哪个方向跑去。到底人在哪儿啊?亚修在心里焦急的想着,同时感到担心不已。突然间,亚修转头看着身旁的一条小路,感觉到路的远端似乎有一条莫名的丝线牵引扯动着他的心,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浮现出黛丝笛儿走在前方的身影。“是这里吧!”亚修毫不迟疑的举步就走,心中已经断定黛丝笛儿就在路的那一端,那是一种无法形容的感觉,但亚修就是这样觉得,不过走一小段路后亚修就发现到,这不正是通往多伦魔法学院的小路吗?心想黛丝笛儿应该是跑到学院里来,亚修毫不犹豫的进去,此刻已是夕阳西下的时候,路上和两旁的树木都染上一层淡淡金黄色,美好的景致显得动人无比,不过此刻亚修只是急急忙忙的走着,无心在这之上。“原来你在这里啊!”看着黛丝笛儿熟悉的背影,亚修总算放下了心中的一块大石头。黛丝笛儿正站在原本是蓝贝塔,但现在却是天空魔兽,也是小风诞生之地的无底洞旁,出神的看着漆黑不见底的洞穴深处。“主人,你为什么会找到这里?”黛丝笛儿对亚修的出现显得有些吃惊,她来到这里主要是为了想自己一个人安静一下,所以故意装作没听到亚修的叫唤,只是没想到他还能够找到这里来。“呵呵,我也不知道,总觉得你好像在这里,所以我就来了,没想到你真的在,我的运气实在是太好了。”运气好?黛丝笛儿并不这么觉得,她知道亚修的身上同时有着自己和安琪莉娜的血,她断定这是血与血之间的羁绊而把他引过来,甚至刚刚亚修会知道自己要如何反击也是因为血脉同源这个缘故,因为自己的想法透过了那无名的联系,传到了在一旁一直关心着自己的亚修脑中。亚修的身上终于开始产生了变化,黛丝笛儿有些期待也有些担心,这对亚修来说是福是祸呢?同时她也感到心中有些许的歉意,因为自月湖相见以来,亚修就一直不断的被她们牵着走,毫无自主的能力。她实在很害怕当亚修有朝一日知道事实的真相时,会做何反应。“抱歉,让主人你担心了,都是笛儿的错。”黛丝笛儿压下了心中纷飞而至的杂乱想法低头道歉,她知道自己所能做的,就是尽自己身为一名仆人该负的责任,不管亚修遇到什么样的危险都尽全力保护亚修。“你没有错啊!我本来就想来这里看看夕阳。你瞧,不是很漂亮吗?”亚修指了指远处的太阳,不过同时映入眼帘的,还有远方残破的校舍。“那么,那些半毁的校舍好看吗?”黛丝笛儿突然低声问道,然后和亚修两人对看了一眼,同时放声大笑。这些校舍会严重损害,应该归罪于安琪莉娜还有黛丝笛儿两人,这是她们两人为了要救被崩毁的蓝贝塔压在底下的亚修还有伊琴丝时,在最后一口气聚集所有的魔力把石块移开所造成的。但幸运的是学院方面的全体人员,都把这些毁坏归咎于天空魔兽的出现而造成的,没有人怀疑到亚修等人身上。不过亚修还是打算把这件事的实情报告给特里斯院长或是爱提娜老师知道,只是两人目前前去讨伐天空魔兽,亚修只好等两人回来之后再行报告。虽不晓得会受到什么样的惩罚或责难,但亚修已经做好面对一切的心理准备。“笛儿,你可以告诉我,罗安和你的实力,谁比较强呢?”看着黛丝笛儿笑完后仍然闷闷不乐的样子,亚修感到心中难受,因此想要尽一己之力开导一番。有些无奈的笑了一下,黛丝笛儿回答:“主人,同样的问题你昨天才问过我而已。虽然昨天你问的是爱提娜,而这次换成了罗安,不过我的答案都是一样。”“既然如此,那你为什么不能坦率的认输呢?面对实力比自己强大的对手,有时是需要退后一步的啊!而且,你刚刚不是完全没有使用到魔法吗?如果你用魔法的话,说不定你不会输呢!”黛丝笛儿冷哼了一声后说道:“对于一个没有使出全力的对手,为什么我要尽我的全力?既然那个叫罗安的死老头……对不起,叫做罗安的臭老头……好啦,主人你不要用那种眼神看我嘛!既然罗安那老头处处留手,我为什么要尽全力,并且使用魔法呢?”亚修有些啼笑皆非的看着黛丝笛儿,越相处就越感受得到黛丝笛儿那活泼不做作的一面,这一面有时很可爱,但更多的时候却是让人感到伤脑筋。而在此刻如果要让他回答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两人谁是姊姊谁是妹妹这个让他曾被打晕的问题的话,他会毫不犹豫的回答安琪莉娜是永远冷静处事的成熟姊姊,而黛丝笛儿则是顽皮捣蛋的小妹妹。不过亚修也知道,虽然自己这些想法对两人并没有高下之分的意思,但也绝对不能让两人知道,否则依两人凡事必争高下的个性来看,后果绝对是不堪设想。发觉自己想远了,亚修连忙把思绪拉回,开口说道:“笛儿,你还没有回答我为什么你不坦率认输呢?当然,不方便的话,你可以不用回答没关系。”“主人问的问题,笛儿怎么可以不回答呢?”“拜讬,我从来没有把自己当成你们两个的主人,是你们硬要把我当主人的。在我的眼中, 精选10码中特你们是我无可取代的好朋友。”亚修状极苦恼的抓着头, 刘伯温精选一码大公开在学院中, 九龙香港高手水心论坛精选黛丝笛儿和安琪莉娜的每一句主人来、主人去时, 刘伯温精选资料二四六都会引起其他学生的侧目,而且注视的眼神中还带着无边的杀气。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那亚修早就不晓得死了多少遍。“喔,那么请问亚修大人,这是命令吗?”看了黛丝笛儿一眼,亚修露出了苦笑:“怎么你跟安琪莉娜都说同样的话?你这样问问题,我该怎么回答呢?”“是吗?安琪莉娜那家伙也是这样说的啊!主人,其实我可以很坦白的告诉你一件事,我根本不在乎我会不会输给罗安,事实上,就算是我会输给世界上的所有人也一样不在乎。”“什么,你是说真的吗?”亚修显然有点吃惊,因为黛丝笛儿表现出来的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当然是真的。”黛丝笛儿肯定的点了点头。“可是既然这样的话,那你刚刚为什么那么激动?而且现在还一副心情不好的模样呢?”长叹了一口气,黛丝笛儿说道:“我是可以输给任何人没错,但是我唯一不能输的人就是安琪莉娜,我绝对绝对不可以输给她,哪怕是要赔上自己的一条命也在所不惜。所以,请主人你想像一下,如果我输给了罗安,而安琪莉娜又赢了罗安的话,这代表着什么意思?”亚修侧头想了一下,终于知道黛丝笛儿的话中之意,那表示安琪莉娜略胜黛丝笛儿一筹。亚修此刻终于明白黛丝笛儿为什么会那么拚命的原因了,虽然和黛丝笛儿过招的对手是罗安,但她心中真正的敌人是站在一旁的安琪莉娜啊!亚修想劝黛丝笛儿不要对与安琪莉娜的胜负抱持那么重的得失心,当想要开口时,黛丝笛儿像是早料到亚修会说出什么话似的先开口了。“主人,当你最心爱的人或是最重要的东西有受到伤害的可能性的时候,你是不是会拼了命的去守护呢?”“当然!”虽然不晓得黛丝笛儿为什么这么问,但亚修却坚决的回答。“那么,我与安琪莉娜间的胜负就是最重要的东西,比起我所有的一切一切,包括我的身份、我的性命,甚至是我的自尊,都还要来得重要!”黛丝笛儿一字一句的坚决说道。此时,黛丝笛儿眼中有着不容撼动的坚决意志,她也就是因为这样的执念,才会在逼不得已的情形下和安琪莉娜两人把亚修当成主人服侍,只是她从来没有后悔过!亚修一时之间被黛丝笛儿的眼神给折服,感到哑口无言,不晓得该如何回答,只能说道:“那好吧!我尊重你的想法,但是你一定要记住,尽可能的不要让自己受伤,内幕资料明白吗?当然,莉娜那边,我会去跟她试着说看看的。”无可奈何之下,亚修希望黛丝笛儿至少能做到这点,不过黛丝笛儿可不是这么好打发的,她回给亚修一个淘气的笑容,顽皮的说道:“请问亚修大人,这是命令吗?”“不是,是请求。”亚修苦着一张脸回答,然后两人再度相视大笑。正当两人感到心中无比的畅快并且想要转身离开之时,原本该是漆黑无声的洞穴却突然传来土石不断翻动的声音。声音虽然极其细微,但因此时的学院俱是一片寂静,所以两人都有听到这奇怪的声音,不由得面面相觑。“主人,你刚刚有听到声音吗?”黛丝笛儿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想要确认一下,不过亚修却是满脸疑惑的点了点头。只看到黛丝笛儿手一挥,一颗“光明球”从指尖发出,放出了强烈的光芒缓缓的落入洞穴中。藉由光明球的光芒,亚修和黛丝笛儿想要看清深洞的情形,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光滑的土壁,那是被小风飞出地洞时被身体周围围绕着的黑雾给造成的。不过洞穴太深了,光明球下降到某一程度时就消失在黑暗之中。不过光明球似乎引起了底下更强烈的骚动,那种翻动着土石的声音更加大声。这让黛丝笛儿和亚修越发感到不解,在这个天空魔兽诞生的地方,似乎有让人不解的事情发生。“主人,我想下去看一看。”虽然天色越来越暗,但黛丝笛儿决定要下去一探究竟,因为她实在是很想弄清楚下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要怎么下去?这个洞深不见底,根本不晓得有多深啊!”“那还不简单,飞下去就可以了。”“飞下去?啊!你是指风系魔法中的‘翔天之翼’吗?可是这种飞行魔法很危险的,在飞行的过程中如果稍一分心而掉下去的话,可不是闹着玩的。”亚修显然有些不放心,人毕竟是生活在大地之上的动物,虽然翔天之翼可以让人在空中飞行,但是却必须在同时承受高度以及速度的恐惧之下保持精神和魔力的稳定,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持续维持翔天之翼这个飞行魔法。这和在地面施展的风之疾走以及让自己身体轻量化的空飘术不一样,翔天之翼是在半空之中施展的魔法,一有丝毫的闪失就是从天上掉下来,不死也重伤。许多风系魔法师并没有特别去熟练这个魔法,因为虽然它有便利的一面,但危险的另一面更是不容小觑。“我是不知道你们把这飞行的魔法称做什么,那不过是风系魔法中的一些变化而已。而且请别担心,飞行这种事对我来讲只是小事一件而已。”黛丝笛儿说的是在没有失去闇之力之时,飞行不过是件小到连提都不必提的小事而已。不过亚修倒是想成了翼人族原本就可在天空自由飞翔这件事,两个人心中的想法和出发点完全不同,但结果却是出奇完美的凑合在一起。“你不说,我差点都忘记了,你们翼……呃,你们本来就很习惯飞行的感觉,应该没有问题才对,不过你还是要小心喔!”“主人,你是不是也想要一起下去看看呢?”黛丝笛儿突然觉得亚修的话听起来好像有点无精打采的样子,不由得这样猜测。“呃,这、这个……”亚修吞吞吐吐的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的好奇心本来就比一般人旺盛许多,所以在月湖湖畔见到湖面没有倒影之时,毫不犹豫的游到湖中央去确认一下,结果就多了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这两位仆人,要是换做一般人则根本不会当成一回事。所以亚修一听到下面传来不应该出现的声音之时,就很想亲自去看看下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不过他也知道自己根本没有下去的能耐,只好把这个希望藏在心底,但现在一经黛丝笛儿说出口,不由得让他心痒难耐。“我们一起下去吧!多带一个人下去,对我来讲不是太大的负担。”“……那就麻烦你了。”几经挣扎后,亚修决定和黛丝笛儿一起下去。在黛丝笛儿的指挥下,亚修满脸通红的紧紧搂住她纤不盈握的细腰,而鼻中闻到的淡淡香气让他也有些迷醉。然后亚修感到周遭的空气似乎凝结住,两个人被包围在一个无形的气圈中,脚缓缓的离地而起,并且朝着眼前的无底洞缓缓落下。第一次经历翔天之翼这飞行魔法,亚修只觉得既兴奋又有趣,翔天之翼并不是真的在身上长出一对翅膀,而是操纵风之力把自己像是处在球中心一样的包起来,不仅可以飞行,柔软的风壁也像是一层薄薄的盾牌一样,有着些许保护的效果。像现在亚修就觉得脚下并没有轻飘飘的感觉,感觉起来还比较像是踩在一堆棉絮上,让他觉得就算把抱着黛丝笛儿的手放开也无所谓,不过他并没有这样做,真要掉下去那可不是开玩笑的。由于在往下飞之前黛丝笛儿已经又接连发出了好几颗缓缓落下的光明球,所以亚修可以很清楚的看见附近的情形,其实看起来都是同一个样子,泥壁光滑无比,不过越往下就越能闻到泥土因为潮湿所发出的土臭味。终于来到了最底部,但这时亚修却发现到,四周的土壁之上有着一个又一个像是一个人那么大的洞孔,就好像有什么巨大的东西在这边钻来钻去的感觉。“这些洞是什么东西造成的啊?”黛丝笛儿解除了翔天之翼的魔法,看着眼前一个又一个的洞,也有相同的疑惑。而亚修则是趁此刻仔细的观察四方,搜寻声音的来源。这时他也才意识到,脚下所踩的地方可是小风的诞生之地啊!想到这里,亚修突然觉得肩上的重担沈重无比,他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小风变成三百年前那只知破坏的天空魔兽,只是他也不晓得自己该如何去做,心中俱是一片迷惘。“咦,那是什么东西?”黛丝笛儿出神的看着眼前的地上的土石突然开始不断的隆起,而且声音极大。刚刚所听到的声音想必就是来自这里,看着谜底即将揭晓,亚修也张大着眼看着。“天啊!”突然间,两个人发出了尖叫,因为出现在他们眼前的东西实在是让两人完全无法想像。“蚯蚓!这里怎么会有蚯蚓啊?!”黛丝笛儿跌跌撞撞的退后了好几步,一直到无路可退才不得不停止,虽然不相信,但那椭圆而又尖尖的头部,再加上外表那种微带嫩红与土黄相间的颜色,以及看起来滑溜溜的长长身躯,确实是蚯蚓没错,只不过这条蚯蚓比一般的要大上几千倍左右,因为牠的一个头可以轻易的吞下一个人啊!只不过这条蚯蚓像是在忙着找什么东西似的,柔软的头部不断的四处转动着,完全没有意识到黛丝笛儿还有亚修的存在。虽然很不习惯眼前有这么巨大的蚯蚓,也不晓得这里为什么会有这种东西出现,不过既然已经知道声音来自何处,强忍住呕吐感觉的亚修认为还是赶紧离开比较好,可是这时的黛丝笛儿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哇啊啊!讨厌讨厌讨厌!”黛丝笛儿突然放声尖叫,就像是快疯了一样,也把亚修给吓了一大跳。其实可怕的东西她不放在眼里,恐怖的东西也吓不了她,但她就是无法忍受这种恶心的东西。然后,黛丝笛儿突然双手往前一伸,当亚修突然觉得不妙而想要阻止时,已经来不及了。“风之刃!”黛丝笛儿的手上发出了数都数不清的众多风之刃朝着蚯蚓攻击,这地底洞穴一时之间满布着风之刃划过空气的尖啸声,而且刮起了阵阵土尘飞扬。让人意外的是,蚯蚓外表看起来柔软的身躯却有着偌大的弹性,将风之刃完全弹开。这只蚯蚓显然也因为这些攻击而发起怒来,朝着黛丝笛儿张开了巨口。难以置信的是巨口居然布满了无数的尖刺利牙。而亚修也看到牠的身躯一节一节的由尾部往头部的方向涨大着。当头部的地方也涨大起来时,蚯蚓的嘴里突然喷出了无数的泥土碎石。在高速下,这些东西就有如漫天飞箭一样,带着可怕的杀伤力。所幸黛丝笛儿早在身前布下了勉强能守护住身体的“风之壁”,并没有受到伤害,但也因为冲击的力道而退了好几步。这时,蚯蚓的身体如蛇一般的快速游移着,一口尖牙利齿已经来到了黛丝笛儿的身前,并且一口咬下!“快走!”黛丝笛儿勉强的避开,同时来到了亚修的身边,一把抱住亚修就立刻施展翔天之翼快速的离开这个洞穴。她已经发现到,在身旁有亚修且在这么狭小的地方和这个怪物战斗,对她相当的不利。而这个时候,亚修又听到蚯蚓的喷气声音,无数的土石由下往上喷出,朝着身在半空之中,退无可退、避无可避的两人袭来。

原标题:和平时代立功有多难?网友:活着领一等功的人少之又少

,,曾道人一肖必中特资料